渣男传说(1.3)

作品:《渣男传说

    第一章出卖女友(三)2019-05-08第二天,我被水壶煮沸的汽笛声吵醒。

    睁眼一看,昨晚我冲完澡后,被我抱到床上瘫睡的小恩已经不见,我只穿一条紧身平口内裤走到房间外,看到餐桌上两盘炒蛋,小恩穿着westbrook的0号球衣,背对我在瓦斯炉前不知忙什么。

    晨勃的肉棒还胀着,我看到她只套一件宽鬆球衣的穿着,兴致一来,肉棒随即充血发硬。

    放慢动作把内裤脱了,挺着肉棒蹑手蹑脚地走到小恩背后,突然贴上去从后面环抱住她。

    「老婆早安呀。

    」扑鼻而来的是小恩洗过澡的香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味道,虽然洗过澡,小恩闻起来依然有她常有的澹澹茉莉花香。

    「啊!嘻嘻……老公早安。

    」小恩虽然惊叫一声,但马上又转为嗲声嗲气的娃娃音。

    我立即一手隔着球衣搓揉她没穿内衣的乳房,另一手从后面掀起球衣、扯下内裤,也不管她湿了没,扶着肉棒就要把膨胀红肿的大龟头塞进她的穴口。

    「啊?老公……才刚起来就要……啊……」她没想到我全身赤裸,还来不及拒绝就被插进去,音调上扬地发出呻吟。

    「当然要啊,我看到妳就想干。

    」其实有正妹我都想干,只是刚好她被我爽到而已。

    我缓缓将肉棒插进一半,裡面还不够湿,感觉特别紧又有阻碍。

    「嗯……痛……老公慢一点,你太粗了啦。

    色鬼,早餐都还没吃就要。

    」小恩委屈的语气娇嗔着。

    「哈哈,粗才爽啊,妳早餐吃我这根就饱了啦。

    」讲着讲着,已经接近整根插入,慢慢小幅度的抽动着。

    「嗯……噢啊……坏耶,都这样欺负人家……啊……」女人就是这样,嘴巴说不要,鸡掰被干爽了还不是百依百顺的。

    我把小恩仅剩的球衣由下而上脱掉,抓着她的腰一步一步把她顶到落地窗前。

    「老公,会被看到啦。

    」小恩害怕地惊呼,但身体还是被我顶得前后摇动不已。

    「干,不会啦,又没走到外面阳台,对面又没人在看。

    」我心想有人在看最好,我正缺有人帮我拍下小恩的骚样。

    「啊……你好坏……啊……」「哈哈,妳叫那么大声也没在怕外面听到的啊,要不要我打开窗户帮妳宣传一下?」客厅充斥着小恩被操干的呻吟声。

    「啊……不要……」小恩急着制止。

    「不要停是不是?好啊,来呀。

    」我抱着小恩的腰小幅度连续不间断的突刺,虽然插得不深,但是龟头撑开鸡掰来回刮磨会让女人像被搔脚底一样又爽又心痒难耐。

    我最爱挑女人的话尾耍嘴皮,耍嘴皮是谈恋爱重要技能,更是玩弄女人必备,很多男人聚会时很会讲垃圾话,在女人面前反而不敢吭声或是客气官腔,其实女人就像鸡,要戏弄才会跳,对你留下深刻印象才有机会更进一步,不然就只能一辈子当工具人或是等她大发慈悲同情你了。

    「啊啊……啊……不要……」小恩被干得唉叫连连,肉棒如同帮浦般快速进出,把小恩鸡掰裡的淫水都吸引出来。

    「干……妳好湿喔,爽成这样喔?」这种快速插干的方式千万不能干没几秒就停下来,相信我,最少撑过六十秒以后才是把女人推向阴道高潮的开始。

    「啊……受不了……爽死了……啊……」小恩放声高昂地呻吟,被干的站不住脚跪了下去。

    看到她腿软我的火都上来了,林北都还没全部干进去,这种程度的抽插对我就像是打手枪的感觉而已。

    做爱要记得趁胜追击,我硬是抱着小恩的腰把她屁股拉起来,当作飞机杯一样抓了就插,小恩身子前倾两手撑着地,跟母狗被干没什么两样。

    (有兴趣的可以参考「仏坛返」体位)「啊……不行……好麻……啊啊啊啊……」看来小恩是爽到阴道发麻了。

    我问过之前的女人的感觉,那种爽度会从阴道蔓延到全身酥麻。

    小恩大概全身也起了鸡皮疙瘩,我用指腹和指甲上下来回刮抚她的背。

    「啊……好……我……喔……好痒……」小恩高声呻吟着,语焉不详的呢喃几个字,连话都讲不清楚了。

    爽到发麻的时候女人全身都敏感,这时候撩她会让她轻飘飘地爽到升天。

    「哪裡痒呀?鸡掰痒不痒?爽不爽?爽就叫大声一点啊,干你娘鸡掰,干。

    」跟昨晚不同,现在可以慢慢开始羞辱她了。

    「啊啊……爽……」小恩叫得更大声了,想当初每次要她喊爽都给我说舒服,浪费我不少力气才教会她。

    「说啊,说妳哪裡痒?」「啊……鸡掰……好痒……」小恩后来被教到只要被干爽要她说什么都可以。

    看她爽成这样,我刻意放开手勐撞她屁股,她果然站不稳腿软跪趴在地上,我顺势蹲下马步站成ㄇ字型,压在她屁股上就把肉棒尽根没入鸡掰。

    「啊啊……公……爽死……啊……这姿势……好丢脸……啊……」被直顶进深处的小恩不断高亢地大声叫床。

    「是不是喜欢像母狗一样被干?干,夹紧一点,叫啊。

    」我一面深插狗干她,一面连续掌掴小恩白嫩的大屁股,顿时响起清脆悦耳的啪啪声。

    「啊……啊……喜欢……不要……」小恩因为被打而扭动着唉叫,每打一下就感觉肉棒被鸡掰缩夹,更激起我尽情发洩的兴致。

    「干,不要啥小,爽死妳。

    」我深插抵住底部以后停顿一下,再突然重力冲顶,肉棒够长的话,这个动作会让女人感觉被插进体内最深处。

    小恩的鸡掰被我的肉棒塞满,淫水不断被挤出来,抽插的水声越来越大声。

    「噗哧……噗滋……」「老公……啊……人家……受不了了啦……」感觉小恩的鸡掰越缩越紧。

    「干,我还没爽够咧,夹紧一点啊,欠干吼?」说完我又是一掌拍下去。

    「啊啊啊……我欠干……呜……滋噜……」小恩张着嘴,被我硬是塞进两根手指搅动,她自动含住吸吮着。

    「干,像吸懒叫一样吸啊,好不好吃?」之前干小恩的时候就常常要她想像被3p,最近几乎每次干炮都在催眠她。

    「嗯……啧……好吃……肉棒……好吃……」小恩吸的啧啧作响。

    「喜不喜欢两张嘴都被懒叫塞满的感觉?」「喜欢……嗯……呜啊……」已经爽到要她说什么都可以了。

    「说啊,喜不喜欢3p?」关于淫话也是调教过她很多次了。

    「呜啊……啊……喜欢……3p。

    」「还有咧?说啊!」我心想说干妳娘妳鹦鹉喔,都教几次了还不讲,心生不悦地更大力甩打她的屁股,打到她讲为止。

    2;u2u2u.com。

    「啊……不要……我是……喜欢被大肉棒干的母狗……喜欢被男人干……」勉强还可以接受。

    我摇摆屁股让龟头磨顶鸡掰深处的子宫口周围,虽然干的还不够爽,反正已经逼她说出3p了。

    「喔啊……顶到了……喔嘶……」废话,我就是要故意磨妳子宫口的,再来就是等妳高潮再喷了。

    「大声说出来啊!」「喔喔……噫……老公……不行、高潮、高潮了……啊……」小恩仰头哀嚎,随即气力放尽趴平在地上,我也顺势趴在她身上,扭动屁股让肉棒继续深到不能再深。

    「喝……干……」我大力冲撞吆喝着,想像我在强姦别的妹而不是在干小恩。

    「喔喔……嗯……」小恩被我压在地上没得躲,不断地娇喘承受我的撞击,叫床声颤抖着。

    「干、干、干……」我一想像在强姦女人,感觉肉棒又胀得更粗,顿时龟头发麻,缩肛的气力一放,全身重量都压在小恩深上,把洨都喷进小恩的鸡掰深处。

    射完后,我起身去找卫生纸来帮小恩擦拭,看她被干到趴平在地上两脚开开,鸡掰一片湿煳,也是满有成就感的。

    小恩一面虚弱无力地擦拭着,一面娇嗔:「老公,你又射好多喔。

    」我除了肉棒比一般人粗大以外,洨也不是普通多,一晚射个又浓又多的三四发不是问题,要是不吃避孕药的很容易就中奖,到现在为止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女人被我干到怀孕。

    「哈哈,我爽啊。

    妳不是也爱被我干吗?」「你真的很坏耶,一起来就把人家弄成这样,吼,一直流出来,我先去洗一下啦。

    」小恩骂归骂,语气裡尽是爱意跟满足。

    我看着她赤裸走向浴室的背影,起床就干炮真是神清气爽。

    没多久,小恩冲完澡,穿着一身细肩带桃红色柔缎睡衣走出来,低胸的胸前和短裙都有黑色蕾丝滚边,后面则是肩带交叉露背,看的我懒叫又微微翘了起来。

    和小恩一起吃过早餐后,我依然是全身精光地坐在沙发上滑手机,小恩收拾完以后也挨在我身边撒娇。

    「老公,今天放假耶,我们下午要去哪裡?」「嗯,不知道,看妳呀,妳想去哪?」我一边滑脸书一边敷衍地回答。

    「都可以呀。

    」其实我很厌恶女人这种回答,虽然我知道小恩是说真的,但是每次听到这种回答就会有股无名火上升。

    「喔,是喔。

    」小恩看我不理她,于是握住我的肉棒玩弄:「老公,那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好呀。

    」我放下手机,转而低头吻上小恩。

    「嗯……又硬了,你好厉害。

    」小恩含煳地说。

    「还不都是因为老婆太色了。

    」「哪有?」「都是因为妳我才这样的呀,我喜欢很色的妳。

    」「真的吗?」「真的呀,我还幻想一起跟别的男人干妳,把妳干得受不了的样子。

    」其实我老早就跟前几任的女友都玩过了。

    「那是……那是你逼人家说的。

    」小恩迟疑地说。

    「所以妳都不想吗?」「也……没有都不想啦。

    唉唷,好害羞。

    」果然每次干她要她讲还是有效果的,讲久了就代表她心裡也能接受。

    「那,我们下次找别人一起玩呀?」「要找谁?」这骚货刚刚不是说害羞吗?现在还问要找谁。

    「不知道耶,要问我朋友吗?」「蛤,这样好奇怪唷,不要啦。

    」「还是我们找不认识的,这样比较不尴尬。

    」「不认识的不会很危险吗?」「怕什么,有我在啊,应该就先见面聊聊再说吧,先看看对方感觉怎么样。

    」「嗯,是唷。

    」小恩还在犹豫,不过话都讲到这了,也已经是迟早的事,大概再调教一阵子就能带出门约炮了吧。

    「好啦,不用担心,我也是想看老婆很舒服的样子呀。

    」我故作温柔地说,感觉就像业务在推销一样。

    「嗯,再说啦,又不是现在就要。

    」「嗯,那下次再说。

    先帮我含一下。

    」我就当她回答再说就是同意了,然后压着小恩的头帮我把刚刚没洗的肉棒舔乾淨。

    2;u2u2u.com。

    「呜……滋啾……」当我马子就是要随时帮我吹喇叭。

    「呼……爽……妳好会吹,大声一点。

    」「滋啾……窣……窣……」想起刚交往的时候她连帮我含龟头都怕,现在已经变成一隻吃惯大根香肠的母狗了。

    「喔……爽……」我伸手掀起小恩睡衣下摆,露出她穿着黑色丝纱内裤的屁股。

    「嗯,不要啦,不是刚刚才做过。

    」小恩抓住我欲伸进内裤裡的手。

    「因为老婆太会吹了呀。

    」「你真的好强喔,都不会累唷?」「哈哈哈,我勐啊,那妳帮我舔乾淨。

    」小恩听话继续吞含肉棒。

    后来的週末六日就在出门约会、回家干炮度过了。

    小恩那个晚上到隔天下午前前后后被我干了好几发,内射、颜射、口爆样样没少过,弄得她颈间和胸前都是吻痕(当然,也有阿准留下来的),屁股被掌掴到留下澹澹瘀青,鸡掰因为过度抽插而红肿。

    直到週日傍晚我才浑身舒畅的从她家离开。

    回到家我又是衣服脱了倒头就睡。

    反正我也没在工作,每天都是假日。

    起床后习惯看手机时间显示凌晨2点。

    抽着菸,打开笔电逛交友网站,正在从「亲密关係」的搜寻结果中挑妹敲讯息。

    突然想到,昨天不是才说要帮小恩找3p对象?阿准前天才刚爽过还不适合;乌鸦现在有马子,如果没得换伴的话我比较亏,而且乌鸦这个人又爱计较,还是算了;如果让我其他的朋友干小恩,感觉又没兴奋的点。

    我灵机一动想到之前加入的le约炮交换群组,先前单男徵伴比较难找,不然就是女的条件太差,如果我反过来徵单男咧?「呵呵。

    」因为要做坏事,我不禁笑出声来。

    我暂时还不想出卖我的le帐号,免得到时被一堆精虫冲脑的废咖骚扰。

    所以我搜寻网路上交友联谊留言版,注册帐号以后张贴联谊文章:「情侣诚徵单男,享受狂野做爱快感。

    男25y,身高186体重90。

    女24y,身高163体重49(其实体重我也不知道),32c2435地点:台北条件:外贸协会,身材健壮,年龄不拘,粗长且能连续为佳。

    意者提供自拍照和自介。

    」另外也挑了一张小恩之前传给我有露乳沟的性感自拍照,用手机修图把小恩的脸模煳以后,跟着文章一起上传。

    正在得意我怎么这么缺德,手机显示有脸书讯息,是之前佈线的其中一个妹传的,点开一看才想起来,靠北,我忘了她约我晚上唱歌,被她传讯来骂我放她鸽子。

    随便找个理由道歉就好,反正她也不是我的谁,还没搞上都不用太认真,下次再约出来请她吃饭送礼物就好。

    后来接连滑手机、玩游戏玩到快天亮才又睡觉。

    (有时候感觉没上班的日子也满无聊的呀。

    )中午起床后,正要出门觅食,我妈打来,想也知道她要囉嗦什么,就是叫我要积极找工作、如果不顺利就回家帮忙之类的,应付她唠叨完之后又顺便凹她两万说要订作西装,然后不耐烦地挂掉电话。

    起床的心情都被这通电话搞坏了,是该找个人来干谯,所以我出门后立马打给阿准。

    「喂,啥小。

    」「干,是你打来的还问我啥小。

    」阿准被骂的不明不白。

    「哈哈哈,你欠骂啊,怎么样,爽完就翻脸不认人了喔。

    」「干,我哪有,我是想说你六日一定会跟马子在一起,我哪敢吵你啊,小的还要靠您多『关照』啊,哈哈哈。

    」阿准就是嘴贱而已,「啊你搞定了喔?小恩回去怎么说?」「哈哈,就说她自己喝醉被捡,你也喝醉了,回来跟我哭着道歉呀。

    没事啦,你就装对不起我就好,她应该也不敢说什么啦,还要感谢我接纳她咧。

    」「哈哈哈,干,你真的屌,马子还会乖乖回去找你认错。

    」「干,你还敢讲,让你干整晚才拍那几张,干你娘我真的是亏大了。

    」「哈哈哈,亮哥您大人有大量,下次我一定拍整套写真集给你看。

    」阿准还想要有下次。

    「靠北喔,我自己的马子我自己拍就好,上次是看你生日可怜你没马子才借你爽一下。

    」「ok啊,我后天生日啊,现在都还来得及。

    」干,我忘记阿准礼拜三生日,反而被呛到没话说。

    「恁娘咧,这次没那么便宜你啦。

    」「哈哈,亮哥你有什么条件儘管说啊,我现在只能看照片跟影片回味,什么时候再让我回冲啊?」阿准真的把我马子当应召的,不过他常常说中我心裡的想法也很靠北。

    「干,再说啦。

    我还没听你说你怎么玩的。

    」既然还没从小恩那边听到细节,就先问问看阿准。

    「干,还能怎么玩,她喝超醉的啊,不就我们以前捡尸那样,我不是有拍结果给你看。

    」阿准指的是那张小恩屁股上放两条套子的照片。

    「啊是没爽到喔?」「当然爽啊,哈哈,她鸡掰又湿又紧,我都干到没得射了。

    」阿准最后一句话让我隐约觉得事有蹊跷,不过问他也没用,之后找机会再问小恩吧。

    「爽就够啦,干,你继续等吧你。

    」「干你娘咧。

    」「哈哈,干,不跟你喇赛了,滚吧你。

    」不等阿准回话,我迳自挂掉电话。

    看来阿准很哈小恩,这条还有得玩。

    之后我边吃饭边跟小恩讲了十几分钟的电话,吃完买饮料跟点数回家,开了笔电储值完就玩了一下午的线上游戏,直到小恩下班打给我才发现已经晚上六点了。

    「老公,我下班了,你要不要来接我?我们去吃火锅好不好?」「是喔,可是我晚上跟朋友有约了,男人的聚会,不方便带妳去,我看结束以后再去找妳好不好?」「啊,是唷,好吧,那我只好很可怜地自己去吃晚餐,然后再很可怜地自己回家等老公来囉。

    」小恩故作哀怨地撒娇。

    「乖啦,乖乖在家裡等我。

    」「没关係啦,如果太晚你就不要过来了,我明天还要上班,而且我怕你太晚危险,喝酒就不要开车了唷。

    然后,要想我唷,老婆爱你。

    」其实我根本没约,只是前两天都陪她有点腻,晚一点再跟她说太晚不过去就好,反正她自己都这么说。

    我根本也懒得出门,在阳台边抽菸边滑脸书,抽完就在沙发上看电视新闻台看到睡着,再醒来已经是11点多,干,肚子又饿了。

    打给阿准想约他吃宵夜但没接电话,清了一堆le裡面的未读讯息顺便找人,于是约我当兵时的同梯阿义出来吃涮涮锅。

    虽然是同梯,但是阿义比我大了3岁,现在在代销公司挂名董事长特助的职衔,之前听他说上班閒到不行,业绩靠经理负责就好,反正大家都知道他是董事长二房生的,只是没跟董事长同姓而已,把他安插在公司美其名是让他学习,实际上是把他绑在公司,免得他閒着到处惹事,毕竟他之前捅出的娄子实在太多。

    「嘿,阿亮,好久不见啦,最近怎样?」阿义一身素淨的衬衫和牛仔裤前来赴约。

    「差不多啦,每天混日子,搞马子。

    」「怎样,你现在在做什么?」阿义虽然长的普通,但光靠家裡有钱就有玩不完的妹,以前放假我们就常常上酒店、约妹出来玩到开房间,排解不少当兵时的鬱闷。

    「没在工作呀,之前当业务,钱少,又要应付一堆鸡歪的客户就不想做了。

    」「哈哈,干,客户真的都是白痴,讲人话都听不懂的。

    」我和阿义一开靠北客户的话题就没完没了,从客户聊到车跟体育,最后不免俗的聊起过去当兵的一堆鸟事,直到店员来提醒结帐打烊才打断我们聊天的兴致。

    「怎样,不然我们再去找地方聊?」阿义看了一下手机,说:「ok啊,还是去我常去的店?」「都可以啊,我都靠吴董提拔啊。

    」「哈哈,干,你自己家裡也有事业,干嘛不像我回家裡接,不是更好混?」「是没错啦,但是回去还要被我妈监视,我暂时还不想回去。

    反正现在在这裡也混得很好。

    」「喔,还是你要不要来我这边?最近办公室的业务都去驻点,每天就剩我跟秘书在公司没事做。

    」我听到秘书两个字就觉得有鬼,「干,少来了,还有秘书咧,这样你还会没事做?」「哈哈哈,阿亮你跟以前一样犀利,我难解释呀,你来就知道了。

    」听起来好像不错,所以我假装犹豫地说:「好啦,我考虑一下,看怎样再回你。

    」「随便你呀。

    你车停哪?等下跟我车走。

    」趁着开车的路上,我传le跟小恩说今晚不过去了。

    结果阿义口中说他常去的店竟然是酒店,果然有钱人跟我想的不一样。

    「干,好久没来了。

    」自从退伍后我就很少跑酒店,都跑夜店多,夜店对我而言比较有挑战性的乐趣,酒店就真的是砸钱来爽的。

    「先讲好,这家是我们公司招待用的,不用客气啊,反正也是报公帐。

    」看来这家是他们专用的招待所,认识有钱的朋友真的很重要。

    进包厢之后,照惯例干部先带一排小姐进来让我们挑,上酒店千万不要傻傻的第一轮就选,多看几轮再选,反正前面有喜欢的还可以再叫回来,选的重点是气质跟感觉,不是身材跟长相,说实在的,酒店正的花瓶太多,要选开朗热情的玩的才开心。

    我和阿义各点了两个小姐,过程不乏就是唱歌喝酒,抓奶捏屁股,嘻嘻闹闹的(酒店还不就这么一回事)。

    玩到快凌晨4点,阿义和我各自框了小姐出场,我们搭计程车到附近饭店开了两间房,各自搂着小姐进房的时候还开玩笑说:「干,你就不要躺在床上就睡着。

    」酒店小姐就是专业,一进房站着都不用动就帮我把全身的衣服都脱掉,牵着我去浴室洗残废澡顺便吹喇叭。

    出来后帮我套上我自备的大尺寸保险套,自己坐上来摇。

    一想到阿义就在隔壁房就会有竞争心态,我就像在练健身一样忍干不射,用各种姿势干的小姐唉爸叫母,干到她大声求饶我才全力冲刺后口爆她,再趁她来不及反应,抓到房间落地窗前无套狗干她,一直干到天亮。

    小姐临走前还依依不捨的加我le,其实我根本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现在也回想不起来,欢场无真爱,大家都是各取所需,这样就够了。

    退房的时候我顺口问了柜台隔壁房退房没?「同行的吴先生吗?他六点多就退房先离开囉。

    」我听了感觉有种属于男人无聊的优越感。

    之后的事,如同我前面常常描述的,回到家倒头就睡了,有什么事等睡醒以后再说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