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根巨棒狠狠地教育(高H)完

作品:《竹马操青梅(3P高H,简/繁)

    被两根巨棒狠狠地教育(高h)完

    “你……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沈湘芸既惊且怒的看着左右夹击着自己的章书锦和秦亦清。

    早知到今天就不该心血来潮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的散心,或许就不会被这两个人打晕又脱光了……

    唉!不过此时在后悔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沈湘芸从心中收起无用的情绪,打起精神来专心地思考脱离险境的方法。

    首先,虽然觉得晓之以理能获得的成果十分有限,还是姑且一试吧!

    沈湘芸仔细地打量起两人,回忆开始倒带回放,记忆中本来模糊的身影比对眼前两人的面貌形象,越发清晰。

    ──原来是他们!

    “书锦、亦清。”没错,就是这样,用较为亲昵的称呼,营造出双方的亲密感,尽可能的缩小对方对自己的恶念。

    “虽然后来我搬家了,但怎么说,我们三个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你们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对我……”

    可不是吗?虽然初中、高中没一起上了,可在这之前他们可说是铁三角一般的关系,尽管分别六年之久便的生疏了,双方再见面怎么也不该是这样的开局!

    或许是听到熟悉的称呼,章书锦、秦亦清两人的神色明显有了软化的迹象。

    【反应良好!】沈湘芸心头一热,决定再接再厉,进一步分析,“我并没有得罪你们……”

    然而,闻言后的章书锦、秦亦清两人的面色再度一沉。

    过去,章书锦总是一副凡事不走心的模样,没心没肺的笑着,但若当他板起脸来,就说明有些事触碰到他的底线了。

    而此刻,章书锦犹如尾巴被踩个正着的猛虎,目光炯炯的和沈湘芸眼对眼。

    “得罪?哈哈,难道在你心中,我和亦清是这样的人?小心眼的因为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就心怀不轨的报复?!”

    秦亦清接着章书锦的话头继续说:“你大概猜不透我们这样做的原因吧!”

    他的眼神沉痛中夹杂着愤怒,“以前……我们明明是最要好的…你说我们是三剑客,谁也破坏不了的铁三角……可在你搬家之后,我们两寄了多少封信给你?我算算──每人一周一封,一月四封,一年十二个月……两个人的分算起来,如今分开至少六年的时间,少说也有五百七十六封,你却一封也没给我们回过!”

    说到这,章书锦、秦亦清两人皆是一副痛心疾首,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但很快,章书锦又敛起明显外露的心伤说道:“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决定──你不来找我们,那我们来找你就是了。”

    “其实……我们今天可以不必‵坦诚相见′的。”秦亦清似笑非笑的说:“我们给过你机会的──”

    沈湘芸一脸莫名其妙。

    “真的。”秦亦清强调地加重了语气说,“只是,谁让你居然对我们见而不识!”

    沈湘芸皱着眉开始疑惑了起来,“是这样……吗?”

    章书锦提示道:“笑面虎帅哥和病弱贵公子──这是你对我们的评价,你还记得吗?”

    沈湘芸的眼睛随着章书锦话语中的一字一句越睁越大,神情愕然。

    当初她和好闺密佳佳和两人擦肩而过,发现他们出色的外型后,便止不住嘴的和佳佳讨论了一下,但因为只能看不能吃,所以这件事很快就被她抛在脑后了。

    是以醒来后见了两人反而没有往先前只有一眼之缘的“两个帅哥”的方向联想,反倒是藉由回忆,想起了他们识自己竹马的这件事!

    她心中有些茫然,小时候的她就像个男孩子,甚至比很多男孩还要调皮捣蛋,加上天生力气大,打架更是屡战屡胜,败在她拳下的男孩子多不胜数。

    而当时因为家贫瘦的像豆芽菜的章书锦和因为先天不足而到乡下养病的病秧子秦亦清,便是幼时自诩为大侠的她所救下的。

    那时的她的想法很单纯,觉得他们瘦巴巴又沉默不语的样子很可怜,便保护欲爆棚的收下两人作为“小弟”。

    至于三剑客什么的,只是她为了照顾到他们的自尊心所提出的说法罢了。

    当然,最后他们确实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让他们在他人眼中向来是“碰一见二”,碰到一个另外两个也就马上出现了。

    而在她搬家后……

    她的妈妈一直很不喜欢章书锦和秦亦清,说他们性格偏激,眼睛底容不下一粒沙子。

    她吵过、闹过,甚至偷偷给他们俩打电话,只是都被妈妈用各种手段给阻截了。

    渐渐地,两人在她脑海中的影子越来越淡。

    说实话,要是没有今天这一出,也许她永远也不会想起,她的童年里有这样一对竹马存在。

    沈湘芸低垂着眼收起所有的怅然和不知所措,直觉告诉她,两人的个性就像妈妈所料中的那样偏执,再多的解释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掩饰、是借口罢了。

    所以,她必须冷静下来。

    吸气,吐气……她强作镇定的说:“是我对不起你们,只是……”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从章书锦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他的坚决和不容质疑。

    ──完了。

    从两人灼灼的目光中,沈湘芸知道自己已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任由他们宰割。

    沈湘芸的身子开始因恐惧而颤抖了起来。

    “别怕。”

    “你只要的安心把自己交给我们就对了。”

    章书锦、秦亦清两人齐心将沈湘芸制住,令她躺到在床上。

    接着,秦亦清用手拿出绳索将她的双手朝上捆住。

    沈湘芸心中微微一喜,想着若是他们因此放松了警惕……呵呵,到时候见准时机,以她的天生神力……

    章书锦敏锐的查觉到沈湘芸的神情产生了变化,稍一想便得出了结论,冷冷地说:“别妄想了,早知道你的气力远胜于常人,我们又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秦亦清则是残忍的在她的心口上补了一枪:“以我们秦家的背景,要弄到让你使不上劲的药根本是轻而易举。”

    ──是了,过去沈湘芸就从听说过,秦家世代从医,在医界的声望很大。

    见沈湘芸眸中的光亮渐渐黯淡了起来,秦亦清微皱起眉头,不怎么高兴地下弯起嘴角,随即又弯了上来。

    “别担心,我往你身体里又注射了一些好东西──现在是不是稍微开始觉得身体发热,四肢无力,这里……”秦亦清将手摸向沈湘芸的两腿之间,“恩……有点湿了呢……”

    “亲爱的小芸……”章书锦伸手拨弄起沈湘芸高挺双峰顶端的乳尖,口吻深情,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心生畏惧,“既然你的心记不住我们,那我们就在你身体里烙下印子,让你再也离不开我们。”

    章书锦脱下浴袍,赤裸着的身材很好的诠释了“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句形容词。

    几年过去,原来瘦弱的男孩已经蜕变成了一名“顶天立地”的精壮男子──看着章书锦高举向上的巨根,沈湘芸不禁咽了下口水。

    “这……这是……”

    章书锦将巨根朝沈湘芸的嘴边凑近。

    “别这样了……”

    “乖,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然后,章书锦大手一按,迫使沈湘芸张嘴含住了他的雄伟。

    “…恩……恩恩……哼…恩………恩……”沈湘芸无助又难受的流下泪来。

    在章书锦的强势下,沈湘芸只能认命地用嘴含住巨根,并在章书锦的操弄下,吞吐着口中的坚硬。

    “来吧,好好品尝……”

    【我不要──】沈湘芸在心头呐喊。

    然而,更雪上加霜的是,她感觉腿间的花穴正不受控制的流出淫水来,令她忍不住将双腿大张,湿润润的花穴如此袒露,收缩着,好似在邀请他人来触碰似的。

    “哦?已经开始想要了吗?”秦亦清用手爱抚起沈湘芸的花穴,在他白皙好看的长指的拨弄下,花穴湿的越加厉害。

    “用舌头……恩……不错……就是这样,好好舔……”

    沈湘芸敢打赌,秦亦清往他体内注射的东西肯定不简单,因为,她已经不由自主地配合起章书锦的指令了……

    ──也可能是出于明白逃脱无望的心理暗示,令她不得不主动配合,以换取更好的待遇。

    当然,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她并不知道,可至少……自己还是处女,只希望他们不要太粗鲁的好。

    沈湘芸忽然对被注射了疑似春药的药物感到庆幸,至少,在药物的作用下,到时候,她会觉得舒服吧?

    沈湘芸跪坐着,后脑被章书锦压着,让她用嘴为巨根服务,下方的花穴则被秦亦清用硬物的顶端磨蹭着。

    因着口中含着章书锦的巨根,沈湘芸推测那硬物极有可能是秦亦清的大肉棒。

    沈湘芸顺从的吞吐口中粗长的巨根,粉舌细致的舔过粗壮柱身上的每一处,“…恩……哼恩……恩……恩……好粗……”

    另一方面,臀部也配合着在秦亦清的大肉棒上斯磨,将香甜的蜜液涂抹到他那硬挺的棒身上。

    感觉到两根大肉棒都性致勃勃地胀大了一圈,沈湘芸卑微的乞求道:“看在我这么配合的分上……恩…恩……你们心满意足之后,放我走吧……”

    “都说了,要在你身体里烙下印子的。”

    【他们想怎么烙下印子?难道是把自己的小穴插到成了他们大肉棒的形状……?】

    沈湘芸惊恐的发现她可能窥见了自己下场的冰山一角。

    是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他们俩个的目的绝不止于在她身上取乐这般简单,他们…或许……是要让自己成为他们的性奴隶!

    感觉到身体仍旧使不上劲,体内的欲火却越演越烈,蜜液流出花穴的量越来越大,连理智也快要被欲望击退……

    “不要……求求你们……我会听话……”

    章书锦、秦亦清两人充耳不闻,前者将两只大手往沈湘芸的双峰罩去,揉捏玩弄她的乳房,后者用指头挑逗她充血硬起的花蒂。

    “阿……阿恩……恩恩…恩……阿……阿……这感觉…哦……”

    “别自顾自地有感觉了。”章书锦收回一只手,改往沈湘芸的花穴进攻。

    章书锦的两指抽插起不住出水的花穴,秦亦清则是往指头上涂上了点什么,接着便试探性的伸出食指往她的后穴内深入。

    “不、不要…阿…阿……不要……嗯嗯嗯……手指……不要……啊阿阿……”

    湿答答的花穴早已失去抵抗的能力,甚至急切的欢迎着手指的侵入,而后穴则是不知怎么地,也跟着搔痒了起来……食指的存在,简直助长了后穴失陷的势态。

    “……恩恩…恩…阿……不…啊阿阿……阿……恩哼……”

    “你在忍耐什么?快高潮了吧?……呵……我来帮你……”

    章书锦将功率开到最大的跳蛋往花蒂上一按,强大的振动频率一下将沈湘芸的快感提到了顶点。

    “啊阿阿……不要……不要看!……”沈湘芸的花穴疯狂的溅、泄出大量的蜜液,画面看来淫乱不堪。

    沈湘芸张着嘴喘气,此时的她已分不清楚,让她脱力的是药效还是高潮。

    【好爽……】

    沈湘芸并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直晃晃的写着这两个大字,径自沉浸在快感的余韵之中。

    “……让我先来试试吧。”

    章书锦将巨根顶端对准了花穴穴口,先是用硬挺的龟头在穴外磨蹭,刺激着花蒂,然后,狠狠地挺入。

    “啊阿阿……不要……”沈湘芸疼的流下泪来,“插、插进来了呜呜……不…别这样……不可以……”

    “好紧……恩……小芸的第一次是我的呢……”章书锦语带满足的说。

    “好棒……小芸的第一次是和我……小芸…我的……我的小芸……”章书锦愉悦的挺动着巨根,在蜜液的帮助下,一寸寸的促使更多的粗长柱身没入花穴。

    同时,秦亦清的长指又增长了对她后穴的侵略。

    “…阿……哦哦…哦……恩……不……阿……别这样……”

    【明明已经到过了,可是现在却又……阿……被大肉棒插的好爽……连后面……好像也……】

    【……脑袋……又因为被大肉棒抽插变得一片空白了……】

    章书锦雄伟硬挺的巨根不断往花穴深入,硕大粗长的肉棒自花穴内恣意驰骋,将紧咬住粗长柱身的媚肉带进带出,大量的蜜液随之被大肉棒榨出花穴,湿漉漉的被挤压出,弄得两人的接连之处到处都是。

    快感便连绵不绝的自她的花穴蔓延到全身,令她情不自禁的发出柔媚的呻吟声,“哦……哦哦……好大…好粗……阿……小穴…阿……阿……身体里面…被大肉棒插的好深……”

    “很舒服吧?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不是的…你别乱说……”不论与现实状态是否相符合,如今的沈湘芸也只有在言语上能挽回一点尊严了。

    “一点感觉都没有……没有……啊阿阿……”

    粗壮的棒身突然疯狂的抽插着花穴,沈湘芸经受不住的哭喊:“不、不不……对不起,我错了……啊阿阿……爽…阿……好爽哦哦哦……肉棒…好大的肉棒阿阿……插……插的好猛……”

    “你好像很喜欢呢……”章书锦使劲地用巨根那硕大的龟头不停的操弄她娇嫩的花心。

    “呜呜呜……爽…阿……好爽阿……哦哦又到了……到了……”

    高潮让花穴不停地收缩,穴外的花瓣不停地颤动。

    忽地,只见章书锦和秦亦清同时将自己的巨根和大肉棒分别插入沈湘芸的花穴和后穴。

    “…阿…进、进来了……恩哼……一次两根……好大好粗哦哦……”

    位于最下方的是章书锦,沈湘芸趴在他的身上,花穴不断的被他的巨根抽插,而秦亦清则位于两人臀后的位置,正扶着沈湘芸的腰用大肉棒在她的后穴内抽送。

    【啊…阿阿……不管了…好舒服……】沈湘芸闭着眼扶着章书锦的肩头,忘情地承受着两根巨棒的侵入。

    “吸得好紧阿……”

    “我们会射在你里面的。”

    “……哦…哦……插我…阿……好棒…恩恩……两根……好粗…大肉棒……操的……好猛哦哦……”沈湘芸嘴儿大张粉舌探出,被两根大肉棒操的不断娇喘。

    【明明应该很讨厌的……我却……却……】

    【可是……真的好爽……腰都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沈湘芸感觉到腿间的花穴爽的一下又一下的收缩不止,犹如体内对两根大肉棒精液的渴望──“

    插……插我恩恩……用大肉棒插我……阿……阿……又要高潮了…快、快射进来阿阿……”

    章书锦、秦亦清两人齐齐猛地挺身,两根硕大粗长的巨棒就这样同时整根操入沈湘芸的穴内,并将大量的精液灌入她体内的最深处。

    “啊阿阿……好烫好多阿……已、已经撑不住了……”

    沈湘芸爽的浑身发麻,只觉得体内被填精液的又满又说不出的充实,接连的高潮让她有些承受不住的就要睡去──

    才撤出两穴内的两根大肉棒居然又精神奕奕了起来,刻不容缓似地操入了沈湘芸的穴内,“哦、哦哦…不…哈阿阿……好、好舒服…要坏掉了……小穴…会被大肉棒操坏的……”

    【小穴在这样高潮下去,会上瘾的……到时候,小穴…会离不开他们的大肉棒的……不、不可以……】

    “快停下来…不要要要要──”

    ……

    沈湘芸体内的欲火不断被章书锦和秦亦清削减又挑起,下身的两个穴还有上身的小嘴儿,都被他们玩弄了数遍。

    到后来,即便沈湘芸理智回升,从她的呻吟声中却已经听不出她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了。

    最后,在章书锦、秦亦清两人孜孜不倦的轮番奸淫下,两人预定的目的,或许早已超标完成了。

    “──从今以后,你再也离不开我们了。”

    “你的身边,只要有我们两个人就够了。”

    (全书完)

    ********************

    ******以下为繁体版******

    ********************

    被两根巨棒狠狠地教育(高h)完

    “你……你们到底想做什麽?”

    沈湘芸既惊且怒的看着左右夹击着自己的章书锦和秦亦清。

    早知到今天就不该心血来潮跑到这麽偏僻的地方的散心,或许就不会被这两个人打晕又脱光了……

    唉!不过此时在後悔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沈湘芸从心中收起无用的情绪,打起精神来专心地思考脱离险境的方法。

    首先,虽然觉得晓之以理能获得的成果十分有限,还是姑且一试吧!

    沈湘芸仔细地打量起两人,回忆开始倒带回放,记忆中本来模糊的身影比对眼前两人的面貌形象,越发清晰。

    ──原来是他们!

    “书锦、亦清。”没错,就是这样,用较为亲昵的称呼,营造出双方的亲密感,尽可能的缩小对方对自己的恶念。

    “虽然後来我搬家了,但怎麽说,我们三个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你们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对我……”

    可不是吗?虽然初中、高中没一起上了,可在这之前他们可说是铁三角一般的关系,尽管分别六年之久便的生疏了,双方再见面怎麽也不该是这样的开局!

    或许是听到熟悉的称呼,章书锦、秦亦清两人的神色明显有了软化的迹象。

    【反应良好!】沈湘芸心头一热,决定再接再厉,进一步分析,“我并没有得罪你们……”

    然而,闻言後的章书锦、秦亦清两人的面色再度一沉。

    过去,章书锦总是一副凡事不走心的模样,没心没肺的笑着,但若当他板起脸来,就说明有些事触碰到他的底线了。

    而此刻,章书锦犹如尾巴被踩个正着的猛虎,目光炯炯的和沈湘芸眼对眼。

    “得罪?哈哈,难道在你心中,我和亦清是这样的人?小心眼的因为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就心怀不轨的报复?!”

    秦亦清接着章书锦的话头继续说:“你大概猜不透我们这样做的原因吧!”

    他的眼神沉痛中夹杂着愤怒,“以前……我们明明是最要好的…你说我们是三剑客,谁也破坏不了的铁三角……可在你搬家之後,我们两寄了多少封信给你?我算算──每人一周一封,一月四封,一年十二个月……两个人的分算起来,如今分开至少六年的时间,少说也有五百七十六封,你却一封也没给我们回过!”

    说到这,章书锦、秦亦清两人皆是一副痛心疾首,哀莫大於心死的模样。

    但很快,章书锦又歛起明显外露的心伤说道:“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决定──你不来找我们,那我们来找你就是了。”

    “其实……我们今天可以不必‵坦诚相见′的。”秦亦清似笑非笑的说:“我们给过你机会的──”

    沈湘芸一脸莫名其妙。

    “真的。”秦亦清强调地加重了语气说,“只是,谁让你居然对我们见而不识!”

    沈湘芸皱着眉开始疑惑了起来,“是这样……吗?”

    章书锦提示道:“笑面虎帅哥和病弱贵公子──这是你对我们的评价,你还记得吗?”

    沈湘芸的眼睛随着章书锦话语中的一字一句越睁越大,神情愕然。

    当初她和好闺密佳佳和两人擦肩而过,发现他们出色的外型後,便止不住嘴的和佳佳讨论了一下,但因为只能看不能吃,所以这件事很快就被她抛在脑後了。

    是以醒来後见了两人反而没有往先前只有一眼之缘的“两个帅哥”的方向联想,反倒是藉由回忆,想起了他们识自己竹马的这件事!

    她心中有些茫然,小时候的她就像个男孩子,甚至比很多男孩还要调皮捣蛋,加上天生力气大,打架更是屡战屡胜,败在她拳下的男孩子多不胜数。

    而当时因为家贫瘦的像豆芽菜的章书锦和因为先天不足而到乡下养病的病秧子秦亦清,便是幼时自诩为大侠的她所救下的。

    那时的她的想法很单纯,觉得他们瘦巴巴又沉默不语的样子很可怜,便保护欲爆棚的收下两人作为“小弟”。

    至於三剑客什麽的,只是她为了照顾到他们的自尊心所提出的说法罢了。

    当然,最後他们确实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让他们在他人眼中向来是“碰一见二”,碰到一个另外两个也就马上出现了。

    而在她搬家後……

    她的妈妈一直很不喜欢章书锦和秦亦清,说他们性格偏激,眼睛底容不下一粒沙子。

    她吵过、闹过,甚至偷偷给他们俩打电话,只是都被妈妈用各种手段给阻截了。

    渐渐地,两人在她脑海中的影子越来越淡。

    说实话,要是没有今天这一出,也许她永远也不会想起,她的童年里有这样一对竹马存在。

    沈湘芸低垂着眼收起所有的怅然和不知所措,直觉告诉她,两人的个性就像妈妈所料中的那样偏执,再多的解释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掩饰、是藉口罢了。

    所以,她必须冷静下来。

    吸气,吐气……她强作镇定的说:“是我对不起你们,只是……”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从章书锦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他的坚决和不容质疑。

    ──完了。

    从两人灼灼的目光中,沈湘芸知道自己已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任由他们宰割。

    沈湘芸的身子开始因恐惧而颤抖了起来。

    “别怕。”

    “你只要的安心把自己交给我们就对了。”

    章书锦、秦亦清两人齐心将沈湘芸制住,令她躺到在床上。

    接着,秦亦清用手拿出绳索将她的双手朝上捆住。

    沈湘芸心中微微一喜,想着若是他们因此放松了警惕……呵呵,到时候见准时机,以她的天生神力……

    章书锦敏锐的查觉到沈湘芸的神情产生了变化,稍一想便得出了结论,冷冷地说:“别妄想了,早知道你的气力远胜於常人,我们又怎麽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秦亦清则是残忍的在她的心口上补了一枪:“以我们秦家的背景,要弄到让你使不上劲的药根本是轻而易举。”

    ──是了,过去沈湘芸就从听说过,秦家世代从医,在医界的声望很大。

    见沈湘芸眸中的光亮渐渐黯淡了起来,秦亦清微皱起眉头,不怎麽高兴地下弯起嘴角,随即又弯了上来。

    “别担心,我往你身体里又注射了一些好东西──现在是不是稍微开始觉得身体发热,四肢无力,这里……”秦亦清将手摸向沈湘芸的两腿之间,“恩……有点湿了呢……”

    “亲爱的小芸……”章书锦伸手拨弄起沈湘芸高挺双峰顶端的乳尖,口吻深情,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心生畏惧,“既然你的心记不住我们,那我们就在你身体里烙下印子,让你再也离不开我们。”

    章书锦脱下浴袍,赤裸着的身材很好的诠释了“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句形容词。

    几年过去,原来瘦弱的男孩已经蜕变成了一名“顶天立地”的精壮男子──看着章书锦高举向上的巨根,沈湘芸不禁咽了下口水。

    “这……这是……”

    章书锦将巨根朝沈湘芸的嘴边凑近。

    “别这样了……”

    “乖,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然後,章书锦大手一按,迫使沈湘芸张嘴含住了他的雄伟。

    “…恩……恩恩……哼…恩………恩……”沈湘芸无助又难受的流下泪来。

    在章书锦的强势下,沈湘芸只能认命地用嘴含住巨根,并在章书锦的操弄下,吞吐着口中的坚硬。

    “来吧,好好品尝……”

    【我不要──】沈湘芸在心头呐喊。

    然而,更雪上加霜的是,她感觉腿间的花穴正不受控制的流出淫水来,令她忍不住将双腿大张,湿润润的花穴如此袒露,收缩着,好似在邀请他人来触碰似的。

    “哦?已经开始想要了吗?”秦亦清用手爱抚起沈湘芸的花穴,在他白皙好看的长指的拨弄下,花穴湿的越加厉害。

    “用舌头……恩……不错……就是这样,好好舔……”

    沈湘芸敢打赌,秦亦清往他体内注射的东西肯定不简单,因为,她已经不由自主地配合起章书锦的指令了……

    ──也可能是出於明白逃脱无望的心理暗示,令她不得不主动配合,以换取更好的待遇。

    当然,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她并不知道,可至少……自己还是处女,只希望他们不要太粗鲁的好。

    沈湘芸忽然对被注射了疑似春药的药物感到庆幸,至少,在药物的作用下,到时候,她会觉得舒服吧?

    沈湘芸跪坐着,後脑被章书锦压着,让她用嘴为巨根服务,下方的花穴则被秦亦清用硬物的顶端磨蹭着。

    因着口中含着章书锦的巨根,沈湘芸推测那硬物极有可能是秦亦清的大肉棒。

    沈湘芸顺从的吞吐口中粗长的巨根,粉舌细致的舔过粗壮柱身上的每一处,“…恩……哼恩……恩……恩……好粗……”

    另一方面,臀部也配合着在秦亦清的大肉棒上斯磨,将香甜的蜜液涂抹到他那硬挺的棒身上。

    感觉到两根大肉棒都性致勃勃地胀大了一圈,沈湘芸卑微的乞求道:“看在我这麽配合的分上……恩…恩……你们心满意足之後,放我走吧……”

    “都说了,要在你身体里烙下印子的。”

    【他们想怎麽烙下印子?难道是把自己的小穴插到成了他们大肉棒的形状……?】

    沈湘芸惊恐的发现她可能窥见了自己下场的冰山一角。

    是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他们俩个的目的绝不止於在她身上取乐这般简单,他们…或许……是要让自己成为他们的性奴隶!

    感觉到身体仍旧使不上劲,体内的慾火却越演越烈,蜜液流出花穴的量越来越大,连理智也快要被欲望击退……

    “不要……求求你们……我会听话……”

    章书锦、秦亦清两人充耳不闻,前者将两只大手往沈湘芸的双峰罩去,揉捏玩弄她的乳房,後者用指头挑逗她充血硬起的花蒂。

    “阿……阿恩……恩恩…恩……阿……阿……这感觉…哦……”

    “别自顾自地有感觉了。”章书锦收回一只手,改往沈湘芸的花穴进攻。

    章书锦的两指抽插起不住出水的花穴,秦亦清则是往指头上涂上了点什麽,接着便试探性的伸出食指往她的後穴内深入。

    “不、不要…阿…阿……不要……嗯嗯嗯……手指……不要……啊阿阿……”

    湿答答的花穴早已失去抵抗的能力,甚至急切的欢迎着手指的侵入,而後穴则是不知怎麽地,也跟着搔痒了起来……食指的存在,简直助长了後穴失陷的势态。

    “……恩恩…恩…阿……不…啊阿阿……阿……恩哼……”

    “你在忍耐什麽?快高潮了吧?……呵……我来帮你……”

    章书锦将功率开到最大的跳蛋往花蒂上一按,强大的振动频率一下将沈湘芸的快感提到了顶点。

    “啊阿阿……不要……不要看!……”沈湘芸的花穴疯狂的溅、泄出大量的蜜液,画面看来淫乱不堪。

    沈湘芸张着嘴喘气,此时的她已分不清楚,让她脱力的是药效还是高潮。

    【好爽……】

    沈湘芸并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直晃晃的写着这两个大字,迳自沉浸在快感的余韵之中。

    “……让我先来试试吧。”

    章书锦将巨根顶端对准了花穴穴口,先是用硬挺的龟头在穴外磨蹭,刺激着花蒂,然後,狠狠地挺入。

    “啊阿阿……不要……”沈湘芸疼的流下泪来,“插、插进来了呜呜……不…别这样……不可以……”

    “好紧……恩……小芸的第一次是我的呢……”章书锦语带满足的说。

    “好棒……小芸的第一次是和我……小芸…我的……我的小芸……”章书锦愉悦的挺动着巨根,在蜜液的帮助下,一寸寸的促使更多的粗长柱身没入花穴。

    同时,秦亦清的长指又增长了对她後穴的侵略。

    “…阿……哦哦…哦……恩……不……阿……别这样……”

    【明明已经到过了,可是现在却又……阿……被大肉棒插的好爽……连後面……好像也……】

    【……脑袋……又因为被大肉棒抽插变得一片空白了……】

    章书锦雄伟硬挺的巨根不断往花穴深入,硕大粗长的肉棒自花穴内恣意驰骋,将紧咬住粗长柱身的媚肉带进带出,大量的蜜液随之被大肉棒榨出花穴,湿漉漉的被挤压出,弄得两人的接连之处到处都是。

    快感便连绵不绝的自她的花穴蔓延到全身,令她情不自禁的发出柔媚的呻吟声,“哦……哦哦……好大…好粗……阿……小穴…阿……阿……身体里面…被大肉棒插的好深……”

    “很舒服吧?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不是的…你别乱说……”不论与现实状态是否相符合,如今的沈湘芸也只有在言语上能挽回一点尊严了。

    “一点感觉都没有……没有……啊阿阿……”

    粗壮的棒身突然疯狂的抽插着花穴,沈湘芸经受不住的哭喊:“不、不不……对不起,我错了……啊阿阿……爽…阿……好爽哦哦哦……肉棒…好大的肉棒阿阿……插……插的好猛……”

    “你好像很喜欢呢……”章书锦使劲地用巨根那硕大的龟头不停的操弄她娇嫩的花心。

    “呜呜呜……爽…阿……好爽阿……哦哦又到了……到了……”

    高潮让花穴不停地收缩,穴外的花瓣不停地颤动。

    忽地,只见章书锦和秦亦清同时将自己的巨根和大肉棒分别插入沈湘芸的花穴和後穴。

    “…阿…进、进来了……恩哼……一次两根……好大好粗哦哦……”

    位於最下方的是章书锦,沈湘芸趴在他的身上,花穴不断的被他的巨根抽插,而秦亦清则位於两人臀後的位置,正扶着沈湘芸的腰用大肉棒在她的後穴内抽送。

    【啊…阿阿……不管了…好舒服……】沈湘芸闭着眼扶着章书锦的肩头,忘情地承受着两根巨棒的侵入。

    “吸得好紧阿……”

    “我们会射在你里面的。”

    “……哦…哦……插我…阿……好棒…恩恩……两根……好粗…大肉棒……操的……好猛哦哦……”沈湘芸嘴儿大张粉舌探出,被两根大肉棒操的不断娇喘。

    【明明应该很讨厌的……我却……却……】

    【可是……真的好爽……腰都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沈湘芸感觉到腿间的花穴爽的一下又一下的收缩不止,犹如体内对两根大肉棒精液的渴望──“

    插……插我恩恩……用大肉棒插我……阿……阿……又要高潮了…快、快射进来阿阿……”

    章书锦、秦亦清两人齐齐猛地挺身,两根硕大粗长的巨棒就这样同时整根操入沈湘芸的穴内,并将大量的精液灌入她体内的最深处。

    “啊阿阿……好烫好多阿……已、已经撑不住了……”

    沈湘芸爽的浑身发麻,只觉得体内被填精液的又满又说不出的充实,接连的高潮让她有些承受不住的就要睡去──

    才撤出两穴内的两根大肉棒居然又精神奕奕了起来,刻不容缓似地操入了沈湘芸的穴内,“哦、哦哦…不…哈阿阿……好、好舒服…要坏掉了……小穴…会被大肉棒操坏的……”

    【小穴在这样高潮下去,会上瘾的……到时候,小穴…会离不开他们的大肉棒的……不、不可以……】

    “快停下来…不要要要要──”

    ……

    沈湘芸体内的慾火不断被章书锦和秦亦清削减又挑起,下身的两个穴还有上身的小嘴儿,都被他们玩弄了数遍。

    到後来,即便沈湘芸理智回升,从她的呻吟声中却已经听不出她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了。

    最後,在章书锦、秦亦清两人孜孜不倦的轮番奸淫下,两人预定的目的,或许早已超标完成了。

    “──从今以後,你再也离不开我们了。”

    “你的身边,只要有我们两个人就够了。”

    (全书完)